靜思語:[懂理的人,不一定懂事;懂事的人,一定懂理。]

 

昨夜慈濟來深坑社區辦了一場"愛灑":愛灑大地,歲末祝福感恩祈禱活動。活動中邀請了慈濟大林醫院的骨科簡醫師來做健康醫療宣導。對於我們這個老年人居多高齡化趨勢的社區,病病痛痛自然是家常便飯。簡醫師教大家四招伸展武功的背部運動據說可以防止疼痛,讓開刀機率降低....。看著醫師準備的ppt影片中一幕幕開腸剖肚的驚悚畫面,震憾地提醒著現場每一個人:要好好善待自己,保養好自己,才能不被一堆機器包圍,處境不由己身哪!

 

前幾天政皓老師對我買的一些新書非常感興趣,開口向我借[黃勝堅醫生:生死謎藏---善終,和大家想的不一樣]。為了趕在放寒假前把書借他,這幾天在深夜邊看邊拭淚情況下,多次淚眼模糊了文字,得停下來擦淚才得以讀完此書。

 

靜夜裡勾起了些許往事。人生長河緣起緣滅,面對生命中的生老病死種種挑戰/橫逆以及面對得失兩難分野時,要取得身心靈平衡和共識成了此生必修課題。

 

記得奶奶88歲高齡往生前,從睡夢中醒過來告訴爸爸她不舒服,之後就全身柔軟逐漸進入死亡旅途,爸爸叫了救護車將她送往醫院,到院時已經沒了心跳呼吸,醫生勸爸爸放棄急救,告訴爸爸:能如此安詳往生是種福報,奶奶歲數大了,救回來終究還是要走,死因是心肺衰竭!爸爸聯絡其他叔伯下了決定,讓她自然落葉歸根。

 

好長一段日子很怕夜半的電話鈴聲,怕喪鐘般的鈴聲響起,敲進心坎卻讓人難以承受!

 

百般無奈的那一刻終究還是到來了,我顫抖著,發不出任何聲音,任憑滾燙的淚水流了一整夜,等待漫長黑夜過去,卻不能回家奔喪! 整個失控的情緒在隔天的畢業典禮上狂瀉不已!家長和學生安撫著陪我哭,他們告訴我:[老師別難過!畢業後還是能見到我們,我們有空時還是會回來探望老師的! ]  沒人知道那無止盡的失落,沒人懂我的悲傷!更不清楚自己可以到哪裡找個背膀讓我好好平復.....平復我不想失去的失去.....。

 

從失落悲傷中重新調整再站起來花了我好多時間,我埋怨過!但怨天尤人也"喚"不回,"換"不回命中注定的身影離去。無可挽回的奶奶臨走當了示現菩薩,教我要學會"放下",緣深緣淺;緣起緣滅,我怎麼可以 "執 迷 不悟 "....?!

 

人生最苦莫過於病。(有人道:身病苦,心病更苦!)

 

佛家中的藥師菩薩"無病不瘳",在因:為世良醫;在果位:能以法藥救眾生。 (註記:瘳ㄔㄡ,病痊癒。)

 

藥師王菩薩" 醫人 醫病 醫心 ", 因病而藥,拔脫苦難;悲智雙運,應機逗教,使令離苦得樂。

 

黃勝堅醫師的每篇故事"見微知著",印證了:[人生無處不道場。]

 

生死謎藏:[死亡的背後,留給活著的人要學習的功課竟是這般沉重.....][遇到"天命難違"的情況時,所有加諸病人身上的醫療武器,都成了無意義的痛苦。如果醫生還不放手,且所有的病人都施予十八般的武器:有肉就割,有洞就開,有管就插,有藥就給,有機器就上。或許有人的生命因此而短暫地延長,但萬骨卻哭槁了!]

 

[如果對不可逆的事,執著不放下,硬拼到最後,往生者含冤帶恨,活著的家人,真的就會問心無愧了嗎?]

 

所以如黃醫師提的[人間有四道]:道愛/道謝/道歉和道別,這些,是需要有心有時間去完成的。

 

[生離死別的痛,雖然傷口看不到,但卻是更需要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去療癒,而這樣的傷痕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癒合。   

請記得:道愛/道謝/道歉/和道別。說要及時,別成了生生死死的兩相遺憾啊!]

 

陳榮基醫師:[活著,是最好的禮物;善終,是最美的祝福!]

 

柯文哲醫師:[病人,不是數據/超音波/病理報告的組合;而是一個有喜怒哀樂,是家庭中社會中,活生生的一員。]

西班牙神父賴甘霖:[在學會做醫師之前,請先學會做人,因為醫療的本質,是出自對人性的關懷。]

 

天人交戰的兩難抉擇,愛他?還是礙他?害他?   我想,唯有:以愛化礙,才能喜樂自在吧?!

 

願將來臨終時,對自己和家人都能達到"死而無憾"的善終境界。

 

(紅字部分為[生死謎藏]書中擷取內容)

 

黃勝堅醫師的新書:《生死謎藏 - 善終,和大家想的不一樣》書訊請點閱:
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486255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孟涵心情 的頭像
孟涵心情

孟涵心情部落格

孟涵心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夢嚮桃花源 - 淨域
  • <p>能讀到此書是無上的善緣。</p>
    [版主回覆01/21/2011 20:55:07]<div style="FONT-FAMILY:標楷體, dfkai-sb;COLOR:#000000;FONT-SIZE:18pt;">
    <div><font size="3" face="標楷體, dfkai-sb">吳若權:[用生命學會說"我愛你"]!文章中說<font color="#ff0000">:「敬」要在孝之前,父母要的是尊重,做子女的不可自以為是的掌控全局。</font></font></div>
    <div><font size="3" face="標楷體, dfkai-sb">雖然吳若權一味想盡孝,卻還是會發生衝突。<br>吳若權每週都會安排一天親子日,安排媽媽的休閒活動。一個大雨週末,吳若權想先帶媽媽去百貨公司逛逛,再去姊姊家。母親聽到這樣的提議,「免啦,你去忙你的,不用那麼麻煩,」但吳若權看到她的眼神已經瞄向衣櫃,考慮要穿什麼衣服,於是,還是出發。<br>傍晚,吳若權去接媽媽回家時,媽媽收起在姊姊家的笑容,開始抱怨,從第一站的百貨公司罵到去姊姊家的安排,全然不滿意。正在開車的吳若權幾乎抓狂:「剛才在電話裡,聽妳滿開心的,為什麼妳上車後,一直抱怨沒完沒了?」<br> 媽媽楞了半分鐘,才說:「因為我覺得你們每個人都有事情要忙,卻為了我這個中風的老人,犧牲自己的假期。」他才知道,母親的「盧」、抱怨、推讓裡,有深沈的自責與愧疚。他才講出在心中練習一百次的話:「妳養育我們辛苦大半輩子,值得我們回饋妳天大地大的報酬,更何況只是做那麼一點點事情而已,」他從後視鏡看到母親的表情放軟了。<br>「母親是犧牲自己的肉身,教導我體驗生命的本質,」吳若權在《相依》裡寫道。<br>因為珍惜陪一天,就少一天,他學習就算有口角,甚至爭吵,要及早道歉,以及珍惜這段母子親緣。甚至,他也生澀的學會向母親說「愛」。<br>某晚,他送母親進房睡覺,隔著門,他鼓起勇氣說:「媽,我愛你。」門另一頭的媽媽停了很久,小小聲地說:「我也愛你。」<br>只是,生命仍是未知數。無論是誰、無論多愛,都要面對終點,「我有萬全的準備,」吳若權說。他說,他認真過每一天,沒有太大的遺憾與恐懼。至於沒完成的願望?「能做的事,當下去做,中、長期的事都是老天多給的」。但是萬一,到了和母親分手的時刻,「我會非常、非常傷心,但會做更多公益吧,」吳若權這時的表情,令人不忍多看。<br>採訪時間一到,吳若權趕著回家教新來的印傭做菜,「妳也許想問我,這樣不會很不方便嗎?但我要講,如果有一天沒有這些不方便,我人生不會更好,」吳若權頭也不回地趕回家。 </font></div></div>